庆现实版“蛙爸”:生了呱蛙子 丢了女朋友 _新闻频道_广西网络广

  “你养蛙了吗?”“它已经一天没回来了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近日,这样的对话已经取代“你吃了吗”,成为最热门的寒暄方式。

  小游戏“旅行青蛙”开启“云养蛙”,“蛙爸”“蛙妈”们不时刷手机收三叶草,为“蛙儿子”牵肠挂肚,沉迷其中不可自拔。

  而在重庆巴南,有位现实版“蛙爸”李舒,为养蛙建起了养殖场,还攻克了角蛙在国内的“不孕不育”,生了成千上万只“蛙儿子”。

  李舒的角蛙养殖场建在巴南惠民街道龙凤村的山上,10来平方米的紧凑空间,住了上百只蛙。蛙棚里透明的塑料箱在铁架子上排列有序,每个箱就是蛙的房,个子小的住小房子,个头大了换大房,到种蛙级别就住上别墅了。

  这个天,野外的蛙早已没了踪影。蛙棚内的蛙还欢腾得很,烤着火炉,吃着小鱼。五颜六色,瞪着双眼。

  “每天都要搓个澡,顺便换水。”喂食、搓澡,这是李舒每天的幸福时光。“来摸下嘛,很光滑。”角蛙看似粗糙的背部滑溜溜的,温度比人的手还低。

  李舒13岁就进了川剧团,是个专业的戏曲表演家,养蛙是他的业余爱好。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李舒在花鸟市场买回了只黄金角蛙,这一养便停不下来了。“可能就跟现在火爆的‘旅行青蛙’游戏一样,那时候醒来就想看看我的蛙儿子长个子没,渐渐生活半径都是围着它转”。

  逛论坛、和网友交流经验。由最初的一只,到四五十只,摆满了客厅,李舒还想养更多的品种,最后,他动起了自己养殖角蛙的心思。

  “角蛙的繁殖问题,一直是爬宠界想要攻克的一个难题,国内繁殖技术的不过关,导致宠物蛙类爱好者基本买不到国内自己繁殖的蛙类,想养角蛙只有通过国外进口而来。”李舒坚信,若能成功繁殖角蛙是圈内很酷的一件事。

  从舞台跨界到角蛙繁殖,并没有想象的轻松。“每天熬通宵就是想让它们生个娃儿出来。”李舒科普起来很直白,但是角蛙什么时候交配,交配了什么时候生育,在什么环境下生育存活率才高,这些都需要不断摸索。

  “最崩溃的是2013年的冬天,一场传染病,半个月内,200多只角蛙陆陆续续都死了。钱没了可以再挣,但它们都死了,对我自信心和之前付出的心血都是毁灭性打击。”坠入谷底的李舒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反思、总结和治疗。

  无数次的失败,李舒在朋友的鼓励下,一直没停下研究。终于,李舒在2015年成功繁殖出第一窝角蛙。“以前也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,非常摸不着边儿的一件事,业界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资料,从来没有人办到的一件事,我居然成功了!”蛙爸爸回忆起“孕育史”,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没养蛙之前,李舒利用业余时间创办了街舞俱乐部,经营了八年,后来为了专心养蛙,把街舞队也解散了,为此,女朋友也和他分了手。

  在蛙棚,李舒展出的各类蛙中有款绿角蛙,和旅行青蛙中的青蛙模样很像。李舒很理解那些虚拟的养蛙人,“心性都是一样的。看着它们成长,养得好它们颜色还会发亮,很有成就感,很安慰。”“旅行青蛙”中“蛙儿子”独自旅行,李舒也喜欢带着“蛙儿子”一起出去浪,去北京、上海等地爬行圈交流。

  角蛙(拉丁学名 Ceratophrys ornata),主要分布阿根廷,乌拉圭大草原地带及巴西,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宠物蛙,它们因无所畏惧的个性和独特的捕食方式而闻名。“角蛙有一个极其贪婪的胃口,只要比自己嘴巴小的食物,它们都会义无反顾地吞下,而它们的嘴,占到了自己身体长度的一半以上!”正所谓嘴大吃四方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